夏28

今天等车时有个奶奶跟我搭讪(平时应该是反过来)

问能不能看到我们搭的车来没,又把我拽到阴凉的马路对面等

聊着聊着她说起以前,后悔自己没多学点知识

我正想支招怎么报名老年大学,却听见她说:你要好好学习

一瞬间以为外婆在旁边,突然想起最后一次见外婆的场景,她对我说那些话时的心情,好像都懂了。


好想甩一百万到flava app制作人的脸上。然而我没有这么多钱。不行,明早滚起来写信。

家在铁路边

好处是,可以看到各种火车?

刚来的时候火车经过的声音“轰————”的像从头顶上经过

就这种绿皮的火车,到晚上经过每一个小窗格子就亮着光

但货车的话,夜里就看不见了,他们不怎么发光,而且从楼上看下去,轨道边的树全都遮住啦



其实我刚写完旧书店,then要开启严肃的话题了

想着总得写完明天交吧,那么快递来的时候应该会更开心

毕竟 我有三个快递。

家里向日葵发芽了,一、二、三、四,种了五颗。

来广州第n个月(n<3),手机丢了一回,生了一次病,吵过两次架。

好的是,终于定下来了。

下班后和爸妈说,和好朋友说,再当面告诉亮亮,说报社大家都很好,双休假期没烦恼。

虽然广州有点不是我想象的那个样子。不过也足够好玩。


今天微信聊天,亮亮突然脑洞大开唱起来,那就是 青/藏/高~~~~~/原

我说不是啦,是青藏高/嗷嗷嗷嗷嗷/嗷嗷/原

他就哈哈哈哈地笑

我也觉得很开心


广州你好。

pencil flowers

元旦到圣诞

冬天到下个冬天

一年就这样又过去了

既然这么有缘那下次再制造一个偶遇:)

把温度降下来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的太阳君

小时候经常跟自己玩个游戏,名字叫自问自答,就是想象自己出名后被提问很多的问题,然后想一个答案回应。但后来游戏渐渐变成“有时候”,而且“有时候”的间隔很长,可能是一个月,或者是几年,不过更多时候和出名已经没有太多联系。

今天我突然又想到一个问题。于是我就问自己,18岁以后你最惊险的一次经历是什么。

不知道是问题太难还是脑子不好,我答不上来。我的确想了很久,在北京,我试过夜晚一个人没有公交的时候一鼓作气打算走一个小时回学校,结果等到了末班车,试过天桥上遇到色狼揩油,我想狠狠踢他一脚但是反应太慢,也试过和同学一起兼职晚上住在郊区偏僻的没有门锁的小屋,还试过大晚上在路上走正好路边一辆坐了全是男人的面包车在身边停下,周围一个行人也没有,结果我还是小跑到有光亮和人的地方(虽然我妈知道后吓得跟我爸反复强调了好久),还有上一年回老家路上结冰车子撞到桥面护栏应该要算一个......(好多我还没想起来),可能这些不算特别惊险的经历,要是换一个形容词,上面的都能算数,但最原始的问题还没解决。

路上我还想过一个问题,如果当初选择在广州上大学(现在想想其实不是我可以选择的),从广州回家和从北京回会不会是完全不同的心情,是不是说,就像越容易得到的东西即离家越近,越不上心。确定的是,要不在北京,不在韩国的话,可能两个月不回家对我来说完全可能。

我觉得,那些笑话或者不屑别人自己后来也犯一样错误的人,真是太蠢了。今天我也是那个人。我想着前面排队的为什么不能提高一点效率呢,结果自己也成为拉后腿的一个。验票的时候太急了没成功,红色灯亮起来那一瞬间好像扇了自己一巴掌,那种被自己骂的感觉真是从脚底一直羞愧到头顶。就算只有我知道,真的我还是觉得自己很蠢,快没被气哭。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那么没有耐心又挑剔,好像世界欠了我一样。不过想想偶尔这样,也可能是生理期在作怪。

十八岁毕业这么多年,呃,两年,其实我们大家都没怎么变嘛。或者说其实也改变了很多,但最本质的没怎么变。在陌生的城市可以和熟悉的人一起,感觉整座城市很多街道都是他们熟悉的记忆。反复想到一起去韩国的同学说,在外面这么久,她真正要好的朋友都是高中认识的那些。所以也许当一个人接触到更多的事情和人,到最后还是会觉得从前的无可替代吧。

© 夏28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