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28

我要写下来,我怕我忘记

人人都爱刘珞可:

人这一生,一定会遇见什么事,然后呢,这件事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启发啦,转折啦,从此发生转变。

这种事,我命名为“生命大事件。”

很重要,很残酷,会让自己从此变成另外一个人。


7月的时候,突然在我体内发现长了一颗肿瘤,尺寸已经是6厘米。

我之前一直说,我的人生过的很奇怪,总是遇见奇怪的人奇怪的事。

也因为这些,我一直觉得自己非常坚强。

当医生通知我的时候,我十分的不相信,我的身体一直很健康,怎么会突然就长了瘤。

问了一下治疗方式,除了手术没有别的办法。

由于对体检医院水平的怀疑,我便马上从天津跑回老家。


在老家的医院也是确诊,尺寸都不差,直接要求入院。

戴腕环,穿病号服。

那时我才深刻的感受到生命真的好脆弱。


术前检查用了4天,CT,抽血。

在门诊的时候我被抽血都不敢看,后来习惯到可以盯着护士抽6管血。

手术的前一天晚上被要求不能进食进水,我躺着床上,一直睡不着。


我以前一直认为,人不需要活的太久,对生对死都没有太大的感想。

但是那天晚上,我才第一次体会到,希望活下去的心情。

一定要活着。


第2天一早,我被推到手术室,手术室好冷。

我只能看着头上的手术灯,接着静脉被注射抗生素。

然后吸入麻醉,就彻底昏迷了。


醒来时,我应该在术后放置室,身上绑了各种监护仪,被护士严厉的问了姓名之后,就又被推走到了监护室。

后来听我妈说,我在放置室眼睛睁开了好多次,但是每次叫我我都没有反应,有一次还全身抽搐。

不过我是完全不知道的。


我刚被推进监护室,身上又被贴了很多监护设备,可能因为麻药还没有过,我并没有感觉到疼,所以医生问我需要不需要打止痛针的时候,我拒绝了。

监护室是个恐怖的地方。

当天做过手术的几个都住在一起。

下午的时候,麻药退了,剧痛开始。

我只能靠一次次睡着来缓解。

挣扎在疼,睡着,睡着疼醒的循环中。


半夜我口渴的不行,加上刀口疼,只好醒过来数天花板。

不知道那是几点,我看着天花板,或者看手上点滴的滴落速度,尽量让自己保持在思维空白的状态。

隔壁床一直因为疼痛呻吟,越听她们的声音,我越感觉自己也好痛。


不过我一声都没有吭。

我当时想,怎么都是疼,与其让别人看着听着,还不如我自己承受,这样痛苦的只有自己,不会牵连他人。

而且,我不能哭,我一哭,我妈肯定也会哭。


那差不多是我24年来,最漫长的一夜。

右胳膊上绑着血压带,不知道隔多久就会自动测量一次,我靠着这个计算着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


那一夜我想的最了很多事,包括很多以前不在意的事。

总之一切,都是为了避免自己不去想刀口的疼痛感。


我长这么大,从小没有想要得到什么,或者争取什么,一直都是顺其自然,是我的就是我的的态度。

没有什么过人的本事,人也不够聪明。

只有坚强算是唯一的优点。


可是那晚开始,我突然觉得,人活着,一定要去争,去拼,去抢夺。

可能有人在生命里的大事件的之后,会变得安定,平淡。

但是那时的我,想的是,好多想做的事都没有做过,

总有人觉得死是一种解脱,可以很轻松的说出“治不了就死了算了。”

其实正是因为身体健康,才能轻松的说出那样的话。

而当时的我,出于本能,思考最多的就是“一定要活下去。”


真的是本能,一种求生的欲望。


原来我做事情,总是拖拖拉拉,觉得有大把的时间,一推又推。

可是那天开始我觉得,有些事真的不做就来不及了。

就像我现在24岁了,我还能年轻几年。


做人之普通,感情之寡淡。

于是在我住院的日子里,一次次计划了如何留下自己活过的记号。


要现在赶快,不然还有好多好多事。


最后,是良性。


===========================================

其实童年的时候想哭很容易,年纪越大越发现不能轻易哭出来。

因为想看自己哭的人太多了,可是人活着不能哭,不能悲观,只要开始悲观就会一路直下。



评论
热度(495)
  1. 小熊侠人人都爱刘珞可 转载了此文字
    心里发麻
  2. 随风的蒲公英。人人都爱刘珞可 转载了此文字
  3. 胡梦一场人人都爱刘珞可 转载了此文字
  4. 未命名人人都爱刘珞可 转载了此文字
© 夏28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