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28

我不敢用有那两个字的标题

好像成少男之友了?不过觉得你们在这个时候想到我,跟我说,真好。心里暖暖的,突然想说声谢谢。

聊天时候我当然可以说很多我认为是道理的道理,写出来又不是那么一回事了。有那么几瞬间觉得自己,神经粗得像拧在手里的湿毛巾,别人认可了又觉得不好意思,就作半信半疑状继续说。

你知道的,我的逻辑性一直被压制在跳跃思维之下。

大家都喜欢谈论爱情这个话题,电影啊啥的经久不衰上座率最高的题材嘛。其实我更喜欢亲情,虽然爱情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转化成它。不过今天不是说这个。

我能给的建议不多,可能在别人看来是幼稚的,比如现代文学的老师说“你们写的大部分爱情的题材在我一个经历了那么多的成熟老男人看来都是那点小破事小情绪,但我又要改你们的小说。我就一边冷笑,一边改。”听完我都庆幸自己写的不是爱情,毕竟我写那东西时候连写林小寒时的情绪都没了。但我觉得心在哪里就应该跟着它走,总得趁着年轻,多做一些疯狂的事,那样老了不会兴叹。

我真的了解不多,但还是知道爱情终归不是一个人的事,固然“我爱你与你无关”不在爱情的讨论范围。说经营爱情会觉得太别扭,尴尬到觉得自己和对方在做的事脱离了感觉层面而有了理性范围的技术含量。

两个人在一起,互相了解理解包容、对对方负责任是必需,需要对方让步或是改变的事情说出口,很重要的还有经常找乐子。仅仅是一视同仁的责任心和愧疚感支撑不了以后在一起的生活,感觉对上才好。噢,感觉又是很难说的事。我们总觉得分不清这些感情,有时候这些感情可能正好出自爱情,有时候又可能是因为短暂的crush,因为不甘心,因为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也有可能是总和说不清。

不知道是我上大学之后顿悟还是怎么的,受到思修老师和师爷初恋的爱情长跑启发,总觉得两个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重合点多的人在一起才是最好的,最起码不担心话题,但如果你说我们人生价值世界观不怎么相同我还是很爱你,我们在一起,那我觉得我们会有一段相互磨合的路要走,但必须至少我们在求同存异这一方面要保持始终无条件的一致,前提是我也爱你。剩下的交给天命和造化。

鉴于还青春,同学我目前最赞同的一句,我一直都做不好的。

为什么不是因为只想和这个人一起,带她去吃好吃的,陪她去做她喜欢的事,因为面前的这个人让自己有勇气。

唉,好久没说过爱啊,爱情啊,都不大习惯了。我知道说得不好,就不要呱唧呱唧了。

好吧嘛,是得睡觉了。大半会先失眠,昨天就是这样,因为明天竞选部长。信心满格,就是还有些东西没有想好,一想东西就会想得太投入,太投入就会睡不着,然后卧等热情散去默默...

 

唔,好好生活,保持性感。神清气爽,不卑不亢。

评论(8)
热度(1)
  1. D℃夏28 转载了此文字
© 夏28 | Powered by LOFTER